精彩小说尽在好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

>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

姜羡鱼鱼 著

古代言情 燕翩翩 裴湛

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讲述主角燕翩翩裴湛的甜蜜故事,作者“姜羡鱼鱼”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柔弱坚韧孤女 强势霸道世子地下恋情 强取豪夺 追妻火葬场 情感拉扯 先走肾后走心 甜文(假的)一句话简介:爱情的战争,谁认真谁就输了她是青楼力捧的花榜状元他是与之春风一度的神秘男子命运几经辗转漂泊她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亦是她避之不及的无耻之尤她卑贱如泥,他卑鄙如斯她从地狱里爬出,无所谓灵魂归处...

来源:qwwrkbd   主角: 燕翩翩裴湛   更新: 2024-01-13 23: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燕翩翩裴湛是作者“姜羡鱼鱼”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说完,又叹道:“这等容貌的女子,奴婢看,也就大房的表姑娘能与之相比了。”李氏疑惑道:“你说她是什么出身呀?寻常人家的姑娘哪能长她那样的皮肉?”也不怪李氏疑心,世间天生丽质的女子很多,但像翩翩那样一个逃难的北地女子能长成这样?那皮肤就跟牛乳一样又白又滑,水灵灵的,竟比世家大族养出的女儿还要娇嫩。不等...

第17章

翩翩手指相扣腰侧,向着李氏屈膝行礼,姿势标准又得体“二夫人,翩翩守丧期已满,今日特向您来请安的。

李氏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往上打量,这才冷声道“罢了,你既出了丧,往后就老实呆着罢,莫给人添麻烦,没得让人晦气。

翩翩垂首,极乖巧地应了个“是,又从袖口处掏出了一个香囊,双手捧着递给李氏这是我和丫鬟闲来时做的针线,针脚不够细腻,里面装了金银花、薄荷、艾叶等凝神驱蚊的干药材,六月天里蚊虫也多,把这个系在帷帐上,对睡眠有好处,还请夫人莫要嫌弃。

李氏诧异地扬了扬眉,看向她手中的那个香囊,是彩锦织就的石榴形香囊,顶端悬着丝绦,花样很是精巧。

她接过,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眼中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眼前的少女,又挥了挥手“你的心意我领了,无事就回吧,你既出了孝,记得给太夫人去问安。

翩翩忙道“让二夫人操心了,翩翩省得的。

等到翩翩出去后,李氏对田嬷嬷说道“你说这丫头,怎的半年不见,就悄悄长开了。

她还记得她刚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也觉得她美,但没今日瞧着惊艳。

整个人好似偷吃了灵芝甘露,从里到外发着光似的。

田嬷嬷也呐呐道“那个时候她刚来,才十五吧,女孩子这个年龄长得本来就快,就跟鲜笋似的,一天一个样。

说完,又叹道“这等容貌的女子,奴婢看,也就大房的表姑娘能与之相比了。

李氏疑惑道“你说她是什么出身呀?寻常人家的姑娘哪能长她那样的皮肉?

也不怪李氏疑心,世间天生丽质的女子很多,但像翩翩那样一个逃难的北地女子能长成这样?

那皮肤就跟牛乳一样又白又滑,水灵灵的,竟比世家大族养出的女儿还要娇嫩。

不等田嬷嬷回答,李氏又气道“老爷也真是的,就这样领着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进了府,只说是柳姨娘的养女,是西北人,和家人逃荒到了江南,家人路上染了疫病死了,她无意中救了柳姨娘肚子里的那块肉,就被柳氏认作养女了。哼!哪旮旯里蹦出来的草鸡,攀上了国公府,竟成了我二房的姑娘了!

又想起翩翩那恭敬有礼,竟是拿不出她一点错处的模样,心里的那口气更盛了。

又不乏恶意地揣测道“就她那娇娇娆绕的样子,也不知她在逃亡路上是怎么过的。

田嬷嬷安慰道“不管怎样,她现在挂在二房名下,又救过柳氏的女儿,太夫人一向宽厚,国公府也不差这口饭,夫人要是看她不顺眼,就早点给她相看人家,嫁出去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李氏苦着脸道“我自个的闺女还没给她相看呢,如今倒好,还得给她操心。

一提起这,李氏就气不打一处来,捂着胸口道“嬷嬷,给我倒两粒丹丸让我嚼嚼,一大早的,在太夫人那受了气,现在又受了这个小贱蹄子的气,气得我肝疼,得疏散疏散。

田嬷嬷应着,自去取丹丸了,不在话下。

翩翩和翠玉走出青朴院,翠玉嘟囔道“分明是二夫人侄子的错,二夫人还要把姑娘敲打一番,想想还真是憋屈。

翩翩倒是不以为然,“被她刺两句也不会少块肉,还能让她出出气。“

二人行至一花圃处,翠玉听完翩翩的话,也是无奈叹了口气。

知道翠玉是为了她好,翩翩停了下来,看着她笑“你这丫头,你看看这花圃里的花儿,开得甚好,但你想想,如果没有了土壤、卵石、匠人的灌溉,还能开得如此娇艳吗?若无枝可依,想来早就凋萎枯竭而死了。

翠玉一怔,也思索起来。

翩翩拉了拉她“走吧,咱走快些,咱去给太夫人请安。

翩翩确实没有抱怨,相反,她对国公府充满着感激,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国公府没把她赶走实属仁慈,还每日里好吃好喝地养着,是她遮风避雨的港湾,她要是抱怨就是不识抬举了。

****

鹤寿堂内花草相依,疏密有度,院子里平坦宽敞,廊庑也比其他庭院显得宽阔,一侧的墙壁上绘着松鹤延年图。

整个院子明亮宽敞,有五间上房并三四间抱厦,其中太夫人日常起居坐卧的正堂日照光线足,通风佳,旁边还种着一棵金桂,现已抽枝发芽。

春天的时候,这里花草繁密,鸟鸣啾啾,气温适宜,夏季的时候金桂遮荫送来阵阵清凉,非常适合老人居住。

堂内,一方阳光从被撑起窗牖处洒进来,照在一紫檀架上,架子上一松鹿纹菱口盘里装着十来个嫩黄玲珑的佛手。

太夫人头发半白,精心梳理的发髻上插着一碧玉簪,身着仙鹤祥云彩绣暗纹稠面圆领袍,看起来富贵逼人,脸色红润有光泽,正倚坐在紫檀木雕花罗汉榻上闭目养神,身后是盛姑姑给她垫的秋香色云纹引枕,榻上放着一张紫檀灵芝小几。

盛姑姑以为她睡着了,便轻手轻脚地拿着一床薄衾要盖在太夫人的腿上,老夫人手间一串已经盘出油水的佛珠开始转动,她轻轻说道“你说,我刚刚对二夫人态度是否太苛刻了些?

盛姑姑的手一顿,笑道“公主自有考量。

盛姑姑以前是太夫人身边的得力女官,二人主仆情深,自太夫人下嫁老国公后,盛姑姑也出宫嫁人了,不过五年时间她夫家得病死了,太夫人身边一直缺个知冷知热的人,得知这消息后,又重新将盛姑姑请到府里来了,也是个伴。

盛姑姑也保持着年轻时对主子的称呼,一直也没有改过口。

太夫人睁开眼,坐直身子,看着盛姑姑道“你也开始跟我打马虎眼了?哎,想当年,二夫人嫁进来的时候,还是个温柔小意的女子,怎的在国公府呆了些年头,生儿育女后,这心思愈发歪起来了,她堂堂一个国公府二房的夫人,何必跟一寄人篱下的孤女计较,还放任她那不成器的侄子进府惹事,若闹出了丑闻来,被有心人一渲染,我国公府的声誉就要毁在这蠢女愚妇的手里!

小说《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